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【天堂鸟】(奴隶调教计划修正版)(29)【作者:nihyou2014】
【天堂鸟】(奴隶调教计划修正版)(29)【作者:nihyou2014】
字数:9013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二十九章、堵塞

  夜沉沉,万家灯火归于沉寂,主卧床榻上,沈丘、陆贞两个睡得正熟。
  忽然,一声微弱的叹息从陆贞嘴中发出。

  床榻上,陆贞微微侧身,睁开眼睑,盯着装修奢华的天花板发呆。

  手悄悄地探到自己的臀部,陆贞咬着红唇瞟了身侧的丈夫一眼,见沈丘正在熟睡,她的脸上就热得发烫。

  肛门里的物体,真是奇异,陆贞吃过饭后背着沈丘又折腾了一番,想取下来,任她怎么弄,就是取不下来。

  弄来弄去,反而折腾的自己全身酸软,脸热心跳,肛门更是好像适应那物体的存在,没觉得不适,反而觉得有些刺激!

  白天,自己吃了那么多饭菜,终究会消化的,那生理该如何解决,不会,不会她想在这儿……想着想着,陆贞就有些害怕,急忙向旁边挪挪屁股。

  她想起在阴阳居发生的事情,那些五花八门的成人用品,虽然陆贞从被强暴之后,一直不想提起。

  但是,她不得不承认,她体内的物体就是在阴阳居昏迷的时候被人弄上的。
  陆贞不傻,可她终究只是一个妇人,见识浅而已…

  发生了那么多事,原以为一切都过去,如今她才知道,事情源源没有那么简单………

  怎么办?

  怎么办………

  难道非…去见他们,否则自己的生理都是问题。

  沉默了一会儿,陆贞悠悠的再次叹气:

  「我该怎么办?」陆贞将头埋在被中,眼泪却不住从眼角淌落。

  夜色,沉寂,化为时间,一直转动。

  ……******************

  旭日东升,漫长的一夜就这样过去,新的一天来临。

  早晨六点钟,陆贞缓缓睁开了眼睛,她先看了床上熟睡的沈丘一眼,然后起身穿衣。

  轻轻来到床边,轻柔无比的为沈丘掖了掖薄被,防止他着凉,这才走出房间。
  简单的洗漱之后,陆贞围上围裙,很快,厨房响起刀板剁菜的做饭交响曲。
  又过了一个小时,陆贞身后传来了沈丘的话语声,「贞贞,我都闻到饭香了。」
  陆贞听到话语,娇躯微不可查的一僵,不过很快她调整心态开口道。

  「洗脸去,一会吃饭。」

  餐桌上,陆贞边给沈丘盛饭,边有些走神,倒是沈丘食欲颇佳,连喝了三碗稀饭。

  二人经过一个晚上的休息,精神饱满,俨然没有昨日的颓废。

  餐桌上有荷包蛋、包子、咸菜,还有陆贞熬了小米粥,小米粥色泽浑厚,一看就熬到火候了。

  饭菜搭配得非常合理。

  「贞贞,你做的包子真好吃,唔,你多喝点小米粥,对身体好。」

  沈丘正往嘴里塞包子,嘴也不闲着,待咽下包子,领了端着小米粥来感慨道:「你还别说,你做的饭,我就爱吃。」

  「行了,就会说好听的!」

  陆贞勉强笑了笑说道:「再好吃,也有吃够的时候…」

  说完这句话,陆贞若有所思,似乎勾起了什么,心里默默地道,「自己还是少吃点。」

  一边吃,一边聊。

  两人笑着聊着家常,以及女儿冰冰如何如何、

  可刚吃到一半的时候,陆贞突然眉头一皱,猛的放下手中的筷子,双手使劲的捂住肚子,脸色瞬间煞白,额头上更是冒出一层密汗。

  怕什么,来什么——

  生理来了!

  陆贞紧咬着牙齿,腹中一阵阵剧烈的绞痛不断传来。

  一旁见到陆贞突然变了脸色,沈丘顿时就被吓了一跳,赶紧放下手上的筷子,扶着陆贞焦急的问道:

  「怎么了?贞贞你哪里不舒服?」

  闻言。

  陆贞紧咬着牙对抗者剧痛,抬起头说道:「没事…可能…闹肚子…我…去…趟…洗手间…」

  「我扶你过去吧!」

  「不…用…」

  陆贞赶紧站起身来,强忍着疼痛,慌忙的就往洗手间跑。

  刚一进门,陆贞就扑倒在地板上,俏脸尽是小细汗,挣扎着褪下衣裙,她费劲的蹲在马桶上。

  「呃」

  根本没费多少劲,体内那物体自然而然的滑动,紧接着肛门被撑起,陆贞感到胀胀的硬物出现在臀间。

  「唔…」

  陆贞憋着气用力,想借此冲开障碍,结果可想而知,她脸彻底变了。

  可能是因为物体从肛门凸出,腹痛有所减缓,陆贞方才缓过气来。

  此时的她,也顾不得脏,她把手探到臀间,摸着体内凸出来的物体。

  她还不死心,尝试那一线几机会。

  很快,陆贞脸色痛苦的摇了摇头,放弃了。

  这体内的物体竟然把她的肛门堵的严严实实,她竟然闻不到浊气的气味。
  好在经过一番疼痛,陆贞发现小腹除了有些胀,疼痛缓解了不少,这让她脸色稍微好一些。

  于是,她尝试把凸出的物体推进去。

  「哎吆。」

  陆贞吆喝一声,物体的滑入,让她情不自禁。

  脚步踉跄前行。

  她知道。

  今天是非去阴阳居不可了。

  「肚子还疼吗?」

  刚一出门,沈丘就立刻跑到陆贞身边问道。

  虽然肚子没那么疼了,但明显陆贞脸色不好看,体内的脏污一直往下走,而那物体竟然有出来的征兆。

  陆贞只能尽力的夹紧臀部,以避免被自己的丈夫发现端疑,这让她有气无力。
  「我没事,沈丘。」

  陆贞故作轻松的开口。

  「没事就好,没事就好,不行,我一会给你去买点药。」

  沈丘不无关怀的连连开口。

  陆贞摇摇头,强忍着腹中的不适,心虚的说道:「还是…我…自己…去吧,妇…科,你一个大男人不懂!」

  「那我陪你去!」

  「陪我去干嘛,你一个大男人……去…去…不好。」

  陆贞是真的不会撒谎,只能如此搪塞沈丘。

  沈丘又露出憨厚的笑容,他倒是会错意了,因为他老家有个习俗,男人确实不好进妇科,陆贞也算歪打正着。

  「那好吧,我就不陪你去了,你自己好好检查一下,这里的医院很先进,唉,多亏了你生了个好女儿,在这里,吃住不愁,很多人想来都没门路呢、」

  沈丘感慨的说着,「永泰岛就是有几点不好,没车,说是为了绿色环保,还有什么为了他人的安全,再一个就是没电话,这个连我都知道,是怕辐射嘛。」
  陆贞听到沈丘唠叨,提及女儿,她眼神一亮随之一暗,是啊,她怎么把女儿忘了呢?

  想及发生她身上的一切,陆贞总觉得女儿沈冰冰肯定有事。

  「但愿…但愿……」

  「不会……不会的……」

  陆贞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。

  「咦,你在嘀咕什么呢?」

  「没…什么。」

  「哦,那就好,虽然没电话,但永泰岛的治安好,你一个人去,我放心。」
   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「放心么?」

  当陆贞从家门出来,独自走在永泰岛的路上,她想起沈丘的话语,不禁有些伤感,更有些自嘲。

  原来书本中有些话说的是对的,世事无绝对,有阳光的地方就有黑暗。
  只是有些时候看不清,有些人看不明白,而大多的人却蒙在鼓里。

  无知也是福啊!

  到阴阳居的路有三百多米,虽然不算远,但陆贞走的很慢,她专注的看着前方,感觉度日如年。

  但偶尔还是能从她眉间端详出,她似乎极力忍耐着什么,贝齿不时咬着紧抿的红唇,表彰出内心的不平静。

  今天陆贞穿了一袭灰色风衣,显得端庄而又贤淑,里面黑色紧身连体裙紧紧包裹着她窈窕的身段,更加衬托的她美艳不可逼视。

  惹得路人不时的回顾。

  陆贞恍然未觉,心里却有些发慌,眼看着就要到了,不知接下来自己会什么样的结局?

  阴阳居。

  陆贞鼓足勇气推开门,走了进去。

  一进门,就看到十几个男人女人在柜台边缘徘徊,看起来都是顾客或者说是某方面的需求,正以诧异的眼神打量着刚刚进门的陆贞。

  陆贞刷的脸就红了。

  在这群人中间,陆贞实在是显得过于显著了一些,有些不好意思。

  终于,陆贞看到熟悉的身影,郭丽丽。

  青涩如青苹果的脸蛋,娇俏的小耳朵,小小的腰肢,勾勒的小女人妩媚。
  「姐姐…你来了。」

  郭丽丽好像知道陆贞早来,她打着招呼。

  陆贞复杂的眼神盯着郭丽丽,确切说盯着她脖颈上的项圈,她记得上回的对话,其他不重要,可她的女儿沈冰冰脖颈上也戴了一个。

  心中的不详愈来愈重,她在担心自己的女儿。

  「姐姐,姐姐?」

  见陆贞发呆,郭丽丽靠近身摇着陆贞的手臂喊道。

  「哦,」陆贞回过神来,勉强笑着开口,「你这小丫头,不是让你喊阿姨吗,你怎么又忘了。」

  「姐姐,姐姐,我知道你为什么来。」郭丽丽垫着脚尖附在陆贞耳边轻轻说道。

  轰!

  陆贞被郭丽丽一反常态的话语弄懵了。

  郭丽丽转身好像对柜台十几个男人说了什么,然后牵着陆贞的手向后台走去。
  陆贞是什么也没听到,她还沉浸在郭丽丽的那句很平常的话语。

  当陆贞醒过神来才发现她来到阴阳居的后台。

  如果说前面的柜台,给人一种琳琅满目,那么后台却给人一种进入杂货铺的错觉。

  各种各样,奇奇怪怪的物品堆得到处都是,陆贞本来还在打量,可她眉头一皱,娇躯不由蹲在地上,细汗瞬间就布满俏脸上。

  「唔…」

  「苗风儿妹妹,快来帮我。」

  郭丽丽朝着一个角落喊了一声。

  「来了。」

  角落一角显出一个娇小的身影来。

  陆贞捂着肚子,她知道自己坚持不了多久了…

  人的生理问题不是想控制就控制的,体内的脏污往下坠,她都能感到肛门开始伸缩了,如果不是那物体阻挡,估计她现在都大小便失禁了。

  陆贞极力忍耐着,她的视线情不自禁的就转移到了一个女人身上。

  在角落走出一个小姑娘,长相非常的甜美,跟一只可爱的芭比娃娃似的,看模样比郭丽丽还小。

  不过人虽小,却长得十分成熟。红色的紧身皮衣、勾勒出玲珑有致的小身板。
  红色的皮制短裤,将匀称有力的长腿展露出来。同样是红色的长筒靴子,整个人像是从漫画中走出来的一般。

  小姑娘也发现陆贞在看他,对着陆贞甜甜的一笑。

  陆贞赶紧把视线转开,当做没看到过她似的,她发现这个小姑娘脖颈也戴着项圈。

  郭丽丽见到苗风儿过来,好忙开口,「凤儿妹妹,把电梯打开,我们下去。」
  「唔,好的,丽丽姐,不用给这位姐姐戴眼罩吗?」

  「不用了,干爹说了,什么也不用。」

  「哦,知道啦。」

  陆贞虽然疼的厉害,但也听的清楚,不过她好像越听越糊涂…

  什么电梯…

  什么眼罩…还有干爹又是谁?

  不过当她看到那个叫苗风儿的小手按了一个不显眼的按钮后,面前的一股墙向两边开启,露出所谓的电梯口,陆贞才有些明白,原来那股墙是暗门。

  郭丽丽、苗风儿一左一右搀扶着陆贞向电梯口走去。

  「你们…要带我去哪?」陆贞惊慌不已,她这么大的一个人竟然挣脱不了,关键是肚子绞痛,折磨的她没了力气。

  这一挣扎,反而引起身体的连锁反应,她再也把持不住,「噗」的细微声响起,肛门再也收缩不住,那物体凸出体外。

  「啊!」

  物体凸出体外,痛与淋漓交合在一起,陆贞感同身受,再也忍耐不住,惊叫出声。

  肛门被撑,好像夹着一根棍子,不断的摩擦臀瓣,陆贞生怕被身旁两个小女孩发现,更加羞涩难当。

  「姐姐,你忍耐一下,马上就好了。」

  郭丽丽好像早就知道似的,她的话语虽然带着稚音,却使陆贞脸色更加燥热。
  「姐姐,你看。」

  穿着淡紫色衣裙的郭丽丽,脸色微红,一只雪白小手拽着衣裙的下摆撩起来。
  陆贞的鹅蛋脸上透着一股诱人的红晕,嘴张成了「o」型,她甚至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  可爱的小女孩郭丽丽,浑身上下只有这一件半透明的淡紫色衣裙,里面不着寸缕,绝对清凉彻底!

  更让陆贞震撼的是,郭丽丽翘起她那小屁股,也不见她使劲,只见臀间钻出一物来。

  这物体跟她体内的一模一样。

  瞬间,陆贞懵了。

  郭丽丽微微一挺,那物体竟然缓缓行进,「噗」的一声被她收入体内,看她的动作行云流水,简直就是一气呵成,陆贞傻了。

  「这………这……」

  「她也有。」郭丽丽似乎意犹未尽,指着苗风儿说道。

  苗风儿挺着小胸脯,一身红色皮衣显得十分娇艳,同样是翘起臀部。

  不过她没有脱下她那红色的皮质短裤,而是被她轻轻拉开一道缝,一条如同粉藕般的菊管,从臀间伸展出来。

  苗风儿故意搔首弄姿,摇动臀部,配上她一身的妖艳红装,再加上她成熟的身姿,活生生的一个小妖精。

  陆贞这回彻底呆滞了,她甚至不知道电梯是什么时候运行的。

  这简直颠覆了她一生的概念。

  羞耻?

  见到这一幕,羞耻这两个字简直太轻了。

  这到底是一个什么地方?

  这些道具又是谁创造的?

  陆贞不知道。

  她只知道……………

  等待她的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将是黑暗!!!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9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